鸣薇死了。

    一条白绫,一根横梁,自尽。

    死在传授李青柔水七段锦的当天夜里。

    王礼早上倒夜香时,才发现鸣薇已死。

    待王礼将鸣薇尸体用白布收殓好,李青才来到甲寅厢房。

    随后李青和王礼一前一后将鸣薇尸体抬至净乐房,由净乐房太监将尸体抬至宫外的净乐堂火化。

    宫内无亲属的太监宫女、内官及冷宫妃子,死后均由净乐堂火化。

    回冷宫路上,李青问:“笙月道姑之事,你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听过,”王礼随意道,“就是三年前被太皇太后邀请入宫问道的那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青点头。

    笙月道姑是鸣薇师父,被太皇太后赐死,鸣薇进宫是为师报仇。

    王礼摇头道:“那道姑不知分寸,太皇太后求道,道姑却说,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,在太皇太后跟前说这话,可不是寻死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自太祖死后,权倾朝野,笙月道姑让太皇太后如水般不争,确是寻死之道。

    李青能理解笙月道姑做法,她一门修柔水七段锦,心性和行为,均与水相合。

    鸣薇死后的一个月,李青再没去梨园看宫女跳舞练曲。

    实在心念不通,心情不畅。

    前世这般时,做一个手艺人,就能很好入眠,此身体,残缺啊。

    他一个太监,没处发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吕贵妃入冷宫的第三十三日下午,太监张勇浑身是血被人从甲卯厢房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共十二鞭,鞭鞭入肉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。”寝房内,李青张礼几人,一起为张勇涂抹外伤药膏。

    “我还撑得住。”张勇嘴直打哆嗦,额头冒着冷汗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不是让你们别去吕贵妃身前转悠,被打死也是白搭。”王礼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”张勇颤颤道,“下午浣院太监送回洗净的夜香桶,吕贵妃跟前的太监有事,只能我去送。贵妃见到我,说夜香桶未洗干净,让我舔干净,然后又给我抽了十二鞭,我一边舔,一边挨鞭……”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太监章白听后不禁笑了:“勇子,你嘴不干净了,接下来三个月,可不许与我们共餐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我可是为大伙受得累,凭啥不让我一起吃饭。”张勇骂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吕贵妃都进来一个多月了,怎么还不出去。”李青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就快了,听说太皇太后还有几天回宫,我们的苦日子,就快到头了。”王礼幽幽道。

    五天后,太皇太后、太后在武功山礼佛完毕,正式回宫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吕贵妃就搬出了冷宫。

    为此,冷宫十二太监弄了个夜宵,好好庆祝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。

    李青在床上翻来覆去,横竖睡不着觉,不禁问起:“大伙说说,我都失眠一个多月了,有什么入眠的好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梨园看宫女跳舞练曲啊,你之前不是常去,这个月没看你去,定然是坏心思少了,太监啊,就该多想。”王礼笑道。

    “狗屁,我一个太监,鸟又没用,能有什么坏心思。”李青反驳道:“那是对美的欣赏,你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呐,你不如选一个看不顺眼的太监和宫女,睡前诅咒对方一百遍,或许能睡了。”张勇打趣道,他鞭伤未好,整天躺着。

    诅咒?

    试试!

    李青闭上双眼,脑中幻想太皇太后的模样。

    幻想不出。

    他没见过太皇太后。

    那就往丑里幻想,怎么丑怎么行。

    一个皱纹密布,眼珠下沉,嘴巴裂开,头发和牙齿掉光的老婆子,出现在李青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妖婆,给我早点死!”

    “你不死,我怎么敢修炼柔水七段锦!”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夜,李青睡了一个好觉。

    此后,每晚睡前,李青必诅咒老妖婆一百遍。

    失眠治好的翌日下午,李青欢喜地遛了一趟梨园,看了一会儿宫女跳舞,但还是未撞见妃子。

    宫女的舞姿真不错,好想看妃子跳舞。

    他一个太监,也不知如何蹦出这些奇奇怪怪念头。

    鸣薇之死就算过去了,李青不在想,但会永远记得。

    又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圣上下旨,赦琪妃失礼之罪,准出冷宫,恢复正二品妃衔。

    琪妃被打入冷宫不算久,一般都会呆满一年的,琪妃提前几个月出冷宫,或许代表了不一样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小李子,你真不愿到本宫身边服侍。”出宫前,琪妃再度邀请李青。

    “娘娘,小的命贱,合该呆在冷宫之地,再说,冷宫外规矩太多,小的怕一个不好冒犯了皇上或其他妃子,说不得会连累娘娘,那就万死难容了。”李青声音悲切。

    “你啊,还是太谨小慎微了,宫内哪一个上位太监没些胆魄的。”琪妃轻笑。

    “娘娘,有句话小的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李青揖身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琪妃目光瞥向李青。

    “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。”李青低着头。

    琪妃神色一凛,脸有异色,并奇怪道:“小李子你可是听到一些小道消息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青摇头。

    琪妃沉默了下。

    终究叹息道:“你的话本宫明白了,不争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。

    琪妃缓缓走出厢房,在一些宫女和太监的簇拥下,离开了冷宫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圣上再度下旨,述琪妃贤德,甚合圣心,升为正一品德妃,称琪德妃。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,李青摇摇头:“琪妃还是未听进我的话啊。”

    宫内局势其实很清楚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掌着权,而太康帝即位已有五年。

    太康帝不想当人线木偶,想将权抓在手,必与太皇太后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之前吕贵妃入冷宫,第一事件便占了琪妃的厢房,琪妃一声不敢吭。

    吕贵妃是太皇太后孙外甥女,代表太皇太后利益,琪妃是太康帝宠妃,代表圣上利益,所以吕贵妃进来后首先打压琪妃。

    说不得也是圣上故意放吕贵妃进冷宫打压琪妃,圣上要激起琪妃的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琪妃有反抗之心,圣上才好让琪妃上位,与太皇太后的后宫团,争一争权。

    这其中,一环扣一环。

    甚至。

    琪妃这次能提前出冷宫,也是圣上与太皇太后的一个交换,因为圣上之前也让吕贵妃出冷宫了。

    “宫内的权谋,不是我该关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时间,还不多诅咒一番老妖婆。”

    “老妖婆,你给我死!”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
百世求仙

黑茄酿啤酒

百世求仙笔趣阁

黑茄酿啤酒

百世求仙免费阅读

黑茄酿啤酒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我跑路后封少黑化了 慕暖书屋 诸天:从暴风赤红开始不做人了免费阅读 忘兮文学网 逼我重生是吧免费阅读 花园小说 文学之声 书香之家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灵感小说 时间循环: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愉悦与愉快 我有一个废土世界免费阅读 从1979年开始我在时代大潮里最新章节 我的诡异人生最新章节 博凡文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