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 熟了吗

    许心瞳觉得傅闻舟就是个变态, 她快被他弄死了。

    平时人模狗样衣冠楚楚的,扒掉那层皮就一禽兽,他用能想得到的、她完全想不到的方法各种折磨她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鸭子, 在翻滚的布帛里逃来逃去,爬啊爬的又被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偏偏他很有耐心, 一时半会儿不肯结束, 捞着她的脸颊吻她,要把她的呼吸都攫取。

    “明天要上班!还要上班!”她感觉抓到了鸡毛令箭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假。”他把她拉到近前,双臂撑在身侧,漆黑的眸子就这样望着她, 鼻尖似乎是沁着汗。

    许心瞳没见过这样的他, 实在是性感得要命。

    她抚摸着他的脸颊, 忍不住凑上去亲他。

    中间睡过去,早上的时候她醒了一次, 然后又闭上了眼睛, 再次醒来时, 天光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她洗漱完走到外面, 傅闻舟都跑完步回来了,拿挂脖的毛巾侧头擦着汗。

    许心瞳的目光落在他抓毛巾的手上,指骨修长,关节有力地凸起,不觉就想到昨晚他怎么用这双手抓她的, 脸上飞红一片。

    他望过来时,她已经抬头在看天花板了。

    傅闻舟说:“这白色的屋顶很好看?”

    他语气平静中带着笑。

    许心瞳被他调侃得有些后悔,就不该此地无银三百两, 还被他抓住把柄调戏。

    她佯装欣赏般四处望了望,说: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傅闻舟抻开椅子, 大手拍拍椅背:“过来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快步过去了。

    傅闻舟吃早饭的时候没有声音,只是垂眸慢慢吃着,下颌因咀嚼而慢慢律动。

    许心瞳看了他会儿,目光定格在他薄薄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傅闻舟的嘴唇弧形很优美,乍一看有点冷漠,尤其是微微抿着、不笑的时候,可又莫名地很撩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目光,他抬眸望来。

    许心瞳连忙垂下头吃自己碗里的东西,只是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儿蛋。”他给她舀了一勺炒蛋。

    许心瞳乖乖吃了。

    她吃东西时很乖,一小口一小口,就那样埋着头慢慢吃着,像某种小动物。

    傅闻舟的眸色变得深沉,好像脊梁骨上爬过什么似的,略有些酥麻。

    在他见过的美人里,许心瞳其实算不上一等一的,可她的美丽中还别有一种生动和娇憨,让人不自觉想要把她揉到怀里,又亲又抱,跟中邪了一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哭起来的时候,感觉他一颗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疼是真疼,可竟也衍生出一种想要凌虐她把她揉到骨子里的念头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傅闻舟这种自制力很强的人,都几乎濒临失控,就能想象出昨夜是如何的乱象。

    光怪陆离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许心瞳吃了会儿发现他一直在看着自己,有些忐忑地放下勺子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多吃点儿。”他神情自若地替她开牛奶,“喝点儿奶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小孩子了,还要喝奶。”许心瞳嘟哝,可到底还是不敢不听他的,默默喝起来。

    喝完了,傅闻舟勾起钥匙起身,说要送她去公司。

    许心瞳忙摆手:“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都打算辞职了,还怕被人看到我送你去公司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我不喜欢被人家议论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议论你?如果别人真以为你我有什么,更没人敢议论你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哑然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她也懂,但实在没有他这种心理素质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这样的人,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。

    而且也根本没人敢在公司里议论他。

    许心瞳思忖了一下他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话,有几句印象非常深刻。他说,人要不断往上走,只要凌驾于他人之上,根本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,只要凌驾于他人之上,不管别人对他有什么看法,也不过是无能狂怒。

    他还说,他很喜欢别人不喜欢他又不能把他怎么样的样子。

    许心瞳觉得他这人有时候有点恶趣味。

    下电梯的时候,她还忍不住侧头端详他。

    他有一副无可指摘的好皮相,气质内敛,性格……至少表面上看,算不上不好。

    就是心思挺难猜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发现你老公长得帅了?”他回头跟她笑。

    许心瞳面上一烫,飞快撤回了目光,在心里暗骂他脸皮厚。

    傅闻舟拿笑眼瞅她,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,他让司机在拐角处放她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嘴里说着两人关系被发现也没什么,可到底是照顾她别扭的自尊心,在离大门十几米远的地方跟她分别。

    “再见,傅先生。”她站在玻璃窗外,搞怪似的伸出手跟他拜一拜。

    脸上,弯出两个笑靥,那可爱又可恨的模样,让他看了就想把她捞进怀里狠狠教训一番。

    傅闻舟的手在膝盖上略略敲了下,掌心无意般抚过西裤上细微的褶子:“瞳瞳,你是不是不想走了?那我们可以继续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看到他这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怵了,缩了缩脖子,飞一般溜走,脚底跟坐了火箭似的。

    傅闻舟扯一下嘴角,在心里道“孱头”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辆火红色的玛莎拉蒂正好停在红绿灯口。

    车上两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……许心瞳吧?”副驾座,谈倩下意识开口。

    夏瑶眯了下眼睛,说:“是她。”

    谈倩:“……那后座那个是……”她没敢说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,京A8后面跟着的那排数字实在显眼。这样的牌照,翻遍整个三环都找不出几张。

    “大老板。”夏瑶冷笑,清楚地说出了她不敢说的话。

    谈倩更加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也认出了那牌照,只是不敢往下说而已,她在公司小心谨慎惯了。

    论后台,她比不上夏瑶,论家世,她就更望尘莫及了。

    夏瑶不但跟CEO陆卓是老同学,听说家里也很有钱有势,她哥哥夏航还是誉恒的股东。

    两人名义上是姐妹,夏瑶可没真的当她姐妹。

    这一点,谈倩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为什么讨厌许心瞳-

    许心瞳不知道为什么夏瑶最近总找她麻烦,不止是工作上,哪怕开会的时候,她似乎也有意在针对自己,经常把一些难题抛给她。

    直到那天下班到很晚,她去茶水间打水时无意间看到她和傅闻舟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神态傲慢,全然没有人前那副谦恭知性的样子。

    隔太远,她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,但能看到夏瑶嘴唇一直在动,她说一大堆,傅闻舟才吝惜地点一下头。

    但两人似乎认识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跟陆卓一样,都喜欢这样的。三哥,口味变得太快了吧?什么野食都吃,也不怕吃出毛病。”走过拐角,夏瑶冷笑。

    傅闻舟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她:“你在别的领导面前,也是这么口没遮拦的?不怕得罪人?”

    听出他的不虞,夏瑶也毫不在意:“那只能请您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,多担待我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傅闻舟低头笑了,只是,眼睛里没有什么温度。

    夏瑶望着他凉淡的笑容,心里有些悚然,但面子使然,嘴里不肯服软:“许心瞳这种货色,也难为你们一个个前仆后继的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她这么辱骂许心瞳他会生气,毕竟那日早上,她亲眼看到两人亲昵,傅闻舟还替她整理衣襟。

    可夏瑶失望了,傅闻舟从始至终都很平静,甚至笑着听她骂完了,才淡淡地说:“背后说人,可不是什么光彩行为,小心被这儿的摄像头拍下来,那你这淑女形象可就毁得彻底了。”

    夏瑶摸不准他的意思,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似的,憋得慌。

    她哥哥在誉恒地位不低,她家里背景也不差,她并不惧怕傅闻舟,大不了换个地方工作。

    但其实她是有些怵他的,只是表面一副不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谓会咬人的狗不叫,傅闻舟大抵是那种不会逞口舌之快的人,可他真的要你的命,那一定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就夏家和傅家的交情,她真不相信他敢对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他显然也不会在意她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的是,他干嘛好声好气陪她在这儿浪费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认识这么久了,她大抵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表面光风霁月待人温和,实际上就是条蛰伏的毒蛇,他绝对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忆了一下,这一路,她除了抱怨了一通陆卓、她和许心瞳的琐事,应该也没有说什么别的吧?-

    傅闻舟到家时,发现许心瞳不在客厅。

    他弯腰将皮鞋脱下,径直去了房间里,也不见她人影。

    他取出手机给她打电话,问她在哪儿。

    那边,许心瞳闷了会儿才说:“跟朋友出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他不是听不出她的抗拒,虽不知道她在生什么气,但万事总得先见到她再说。

    见到她,什么都好解决。

    傅闻舟不是个喜欢在无谓情绪上浪费时间的人。

    可落在许心瞳耳中却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明显地在生气,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这人的心,恐怕是铁打的吧。

    许心瞳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浅爱阁 [ABO]跟渣攻先婚后爱了 北陌书屋 【重生】季先生突然喜欢我在 巨舰大炮时代最新章节 文学之宫 独孤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音 幻夜小说 从三体开始的救世主全文阅读 全急诊科穿到修仙界免费阅读 华娱之上 忘末文学网 从模型开始的万物合成无删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