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心瞳红着脸摇摇头,说:“只是很少看到你留胡子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变丑了?”傅闻舟不在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怎么样都很有魅力。”许心瞳连忙摇头,语气认真。

    说完觉得这话好像有点儿暧昧,不由静了片刻。

    傅闻舟低头松了松袖口,没说什么,笑着缓步走向洗手间,刮胡子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听到浴室里传来电动剃须刀刮胡子的声音,许心瞳才回神,不由抬手捧住脸。

    掌心触到了一些比正常皮肤要高的温度,她的心砰砰地乱跳。

    这么热?那她刚刚的脸岂不是很红?

    许心瞳心里有事儿的时候就闹腾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闻舟出来时,很诧异地发现她在看企划。

    她听到动静也抬了一下头,发现他的目光后,有些不好意思地拢了拢资料:“你洗好了啊?”

    他身上已经换了居家的内衣,正拿一块毛巾侧头擦拭发丝上的水珠。

    可能是洗过澡的缘故,一头平时看上去有些短而硬的黑发此刻细软地垂着,少了几分不动声色的威势。

    傅闻舟应一声,光着脚走到外面去倒水喝。

    许心瞳透过门缝望去,看到他侧对着她的方向倒了一杯水,仰头灌一口。

    有水珠顺着唇角不经意滑下,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睫毛很密,发丝上似乎还有水珠在往下滴落。

    许心瞳呆愣着看了会儿才回过神,连忙抽回目光,直觉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傅闻舟第二天起来时,身边不见许心瞳。

    他惊讶地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,北京时间显示现在还是早上6点。

    他起身走到外面,意外地发现她在称体重。

    许心瞳称得很投入,先站到称上试了试,然后嘴里喃喃着“怎么还是96.7呀,不对吧,这称有点问题啊”。

    然后她从称上站下来,仰头将睡衣脱了下来,径直扔到地上,再次站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瘦了,95.8了!”她开心地在称上扭了扭屁股。

    女孩纤长匀称,因为骨架小,皮脂覆盖得较为莹润,整体看上去肉嘟嘟的,一截纤细的腰肢没有一点赘肉,白色蕾丝套装的内衣裤包裹着起伏的胸和臀,凹凸有致,不难看出很有料。

    傅闻舟停在那边,下意识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这时候,许心瞳也像是有所觉察地朝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他之后,她也停在了那里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两秒后,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,抓起地上的睡衣裹着自己飞快躲回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傅闻舟忍不住失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许心瞳一上午都很尴尬,不明白他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。

    她是见他还睡着才偷偷跑到外面来称重的。

    “瞳瞳,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一个温和的男声从她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继而是一杯温热的拿铁,小心地放到了她手边。

    许心瞳抬头一看,是叶泽。

    她脸色就冷下来了,不过碍着是同事,没直接驱赶他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,言简意赅,他要是识相点就应该知道她不想理他了。

    可有些男人实在是太过普信。

    比如眼前这人,他竟然抻了她旁边的空位坐下来,借着午休时间跟她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许心瞳不可思议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可以在说了那样的话以后,还这么若无其事的来跟她套近乎啊?

    叶泽的心思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其实许心瞳长得还可以,至少是一个小美女。

    他之前追求她确实有刺激夏瑶的意思在,不过,他也不讨厌许心瞳,退一步讲,这是可以作为女友备选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想到许心瞳瘦下来以后这么惊艳。

    这么想,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身边人身上。

    许心瞳是典型的浓颜系长相,巴掌脸,尖下巴,鼻子小巧,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皮肤莹白如雪,像瓷娃娃一样精致,笑起来格外生动。

    瘦下来以后脸紧致小巧了很多,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公司配套的西装里是件白色内搭,根本遮不住鼓囊囊的胸脯,一步裙裹着一截不堪一握的小蛮腰,真是看一眼都要流鼻血。

    完全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。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以前瞎了。怎么就记不起来许心瞳以前长什么样子了?

    “瞳瞳你尝尝,这是楼上新开的咖啡店,很好喝的。”叶泽献殷勤道。

    许心瞳烦不胜烦,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温晓艺也随之出来,无语道:“这个叶泽也太恶心人了,我本来还以为他对你有好感呢,谁知道前几天又看到他在舔夏瑶,还跟另外好几个女实习生搞暧昧。他是不是有病?我去,海王都不敢这么演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无奈地耸耸肩。

    谁知,叶泽又从后面赶上来:“瞳瞳,要不要去楼上喝个下午茶?我记得楼上那家新开的港式茶餐厅不错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觉得委婉已经不足以劝退他了,只好道:“不用了谢谢,现在是工作时间,讨论这个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叶泽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冷漠,脸上有点挂不住了:“我只是想请你吃个下午茶。”

    许心瞳:“我说不用了!”

    气氛顿时僵硬了。

    旁边有路过的同事看过来,还有看好戏的,叶泽恼羞成怒,当即骂道:“你有病吧?我就是看你是老同学好心想请你吃个下午茶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真当自己是天仙了?给脸不要脸!拜托你别这么自恋,真以为我瞧得上你这种货色啊?”

    许心瞳没想到他还倒打一耙,气得浑身都在发抖:“你……你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她一激动就忍不住掉眼泪,情绪失控,原本满肚子的话也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叶泽冷笑,一副被冤枉的样子,跟路过的几个同事摊摊手:“你们说,我这叫什么事儿啊?好心没好报。现在的女孩子啊,怎么都这样?以为谁都喜欢她们啊,怪不得有问个路还被当成性骚扰的,哎——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许心瞳气得抖如筛糠,越气越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在外围道:“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一出来,四周瞬间寂静下来,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但很快,人群又不约而同朝两边分开,让出了一条可供通行的道路。

    站最前面的是他们的部门经理褚红,她正一脸尴尬,弯腰跟旁边那人不住鞠躬道歉:“对不起,傅先生,是我没有管好下面人,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回头厉声呵斥许心瞳和叶泽:“你们两个,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好好检讨!”

    许心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又憋屈又委屈,偏偏不敢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在上面人眼里,管你有什么原因呢,扰乱了公司秩序就是有错,她就是罪魁祸首之一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噤若寒蝉,怎么都没想到,无意间看个热闹还会撞上大老板。

    不过,比起委屈,许心瞳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丢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被傅闻舟看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她垂着头,盯着自己的鞋尖,面皮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傅闻舟的神色却很冷淡,只扫了她一眼就移开了,仿佛根本不认识她这个人,只对褚红道:“褚总,你平时都这么处理事情的?”

    褚红一愣,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傅闻舟声音不算很大,语调平和,但掷地有声:“赏罚分明向来都是公司的一贯准则。”

    他又随便指了个看热闹的员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这人骤然被大老板点名,诚惶诚恐、磕磕绊绊地把事情的始末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你先挑起来的?”傅闻舟看向叶泽,直接给这件事定性,别的话也懒得多说了。

    叶泽支支吾吾地反驳:“不是这样的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什么?”褚红狠狠瞪了他一眼,直接把他的话给堵回去,“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!”又拍了拍许心瞳的肩膀安慰了两句。

    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,很快消弭。

    下午,温晓艺给许心瞳点了一杯咖啡,表示要给她去去晦气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件事,许心瞳的情绪还是有些低落,勉强地笑了笑,接过咖啡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过,出乎她意料的是叶泽下午就被辞退了。

    许心瞳总感觉其他人看她的目光不太一样了。有忌惮,有警惕……算不上不太友好,但就是有种敬而远之的味道,好像她是什么病菌。

    就连一些协同工作,也没人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大家都开始讨厌她了?

    回到家里,她垂着头将包包放到了一边,坐在沙发里发了会儿呆。

    傅闻舟从厨房的方向过来,递了一杯温水给她:“喝点儿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接过来,却没喝。

    她这人藏不住事儿,情绪基本都在脸上。

    沮丧的样子不要太明显。

    傅闻舟是不屑于过问别人的事情的,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私事上,但看她这样,又有些不忍,后来到底还是开口询问:“工作上遇到困难了?”

    许心瞳微怔,不明白他怎么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怯怯抬头:“褚总跟您说道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?”傅闻舟实在跟不上她的脑回路,失笑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她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