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位小姐,你虽说肉身不败,自愈力奇强,但也架不住每天被断胳膊砍腿啊,旧伤还未痊愈,新伤又来,给你开的药方也从未吃过,你这样的病人我看不了,小姐请回吧!”

    大夫松开诊脉的手,朝着桌前的女子叹息摇头,摆手叫她离开。

    灰蒙蒙的乌云将日光笼得一点不剩,凉风阵阵,吹得孔洛汐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心,更冷。

    孔洛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强忍着腹部和小腿上寸许深的刀伤,脸色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她何尝不想看病吃药,何尝不想好好养伤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生母逝世,姨娘上位后,她的噩梦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嫡出的千金一夜沦为庶出的贱婢,因着自己肉身不败的体质,父亲勒令她当孔琳琳的训练对象,断胳膊砍腿是常事,头身分离亦有发生。

    反正最后都会重新长回来。

    她灵根破碎不能修炼,孔家视自己为耻辱,就连下人小厮都随便欺负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不是地狱,是什么

    “又死哪去了!”

    才到了孔府门口踏上台阶,迎来的就是父亲孔邑劈头盖脸的责骂:“今日琳琳要突破蜕凡进入武极境,歃血是关键,你怎么敢随意离开,跟我去练习场!”

    男人一身华服,跟她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形成鲜明对比,真是讽刺,他明明是自己的亲爹。

    孔洛汐眼眶一红,泪珠就挂在眼边上,声音干涩:“爹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那些没用的借口,跟我去练习场,琳琳没到武极境之前你都要在练习场吃住!”

    孔邑不由分说的抓住她的手腕,连拖带拽的把人往院子里拉。

    孔洛汐身体虚弱,哪跟得上这么快的步伐,一阵眩晕感上来,刺激得她喉咙发酸。

    “爹,我真的不舒服,能不能休息一天……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孔洛汐猛地倒在地上,疼得脸色煞白,断臂伤口处鲜血流了满地。

    孔邑太用力,直接把她还没长好的胳膊扯了下来!

    孔邑惊了下,拿着半截胳膊无所适从,眼底划过短暂的歉意,皱着眉俯视地上的人:“行了,别娇气,不就断了个胳膊吗,用不了几个时辰就长出来了!”

    孔洛汐一边哭一边恳求,几乎跪在他腿边,“爹,我真的很难受,今天能不能不去了,上次的伤还没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慌忙跑过来的下人打断。

    “家主,不好了!大小姐快要突破了,需要歃血泄掉体内淤积的灵力,再拖下去恐怕会伤到大小姐的灵脉!”

    孔邑眉宇间仅存的一点愧疚瞬间消失,他眼神冷冽的看着孔洛汐,一把将她强行拽起:“你灵根破碎,不能修炼,已经是孔家的耻辱了!琳琳可是全族的希望,助她突破应是你的荣幸,少在这儿装模作样的生病,跟我走!”

    孔洛汐几乎是被拖在地上去的训练场,她不明白,一样是亲生女儿,一样是孔家的人,为何爹会变得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训练场内,一身素色白裙的少女盘坐在中央,凌风起,薄纱跟着黑发灵动飘然,更衬得她身姿绝然,艳丽高雅。

    她便是孔邑和原来小妾生的女儿,孔琳琳。

    淡白色的灵力充斥在周围,其他人都躲的远远的,因为孔琳琳修的是强武之道,突破时灵力暴怒,很容易伤到人。

    “进去!”

    孔邑把孔洛汐往灵力场中一推,接触到那灵力的瞬间,空气中如有上万把刀子横冲直撞的朝她割来!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血雾云涌,整个训练场有如下起了血雨,孔洛汐的身体、四肢甚至是脸,都被划开,伤口细若针孔,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但,这还没完全。

    只见血雾中的孔琳琳,眉头一皱,轻呵出声,灵力威压汹涌溢出!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手,我的手!”

    仅存的胳膊被生生撕扯下来!

    “腿……不要,疼!”

    双腿交叉互扭,生生折成了麻花形,关节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!

    “爹……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样非人的折磨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,残肢断臂和碎肉洒了满地,四肢皆无只剩下满是伤口的身体,孔洛汐如同被抛弃的破娃娃,躺在地上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“突破了,爹我突破了!”

    孔琳琳兴奋的握紧拳头,感受到浑身灵力翻涌沸腾,这就是武极境,她做到了!整个凤仙国独一份!

    孔邑走上前,满脸骄傲:“不愧是爹的乖女儿,你是孔家的骄傲!”

    这时孔琳琳看见地上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孔洛汐,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,可脸上却做出同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爹,你又让妹妹来助我破界,她伤成这样女儿心里好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孔邑低头瞄了一眼,眼底一阵异样情绪划过后,很快就恢复如常,不慎在意:“愧疚什么,洛汐她不能修炼,已是个废物,你不一样,你是全家的希望,何况她的体质你要知道,用不了多久血肉就重新长回来了,你啊就是太善良了!”

    他又转头吩咐道:“来人,把二小姐抬下去,用最好的药材好好补补身体!”

    看着被奴才抬走的孔洛汐,孔琳琳微扬起下巴,眼中划过毒辣和傲慢,嘴角微勾。

    如今她已是武极境,孔洛汐这个废物要永远被她踩在脚下,就跟她那个贱种娘一样,永远都不能翻身!

    直到深夜才有下人端着汤药进来。

    翠红看了一眼地上的孔洛汐,不由得咋舌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四肢就长出来了,真是个怪物,那看来这上等补药也用不着了!”

    翠红将碗里的东西一饮而尽,喝完还砸吧砸吧嘴,她踢了踢床脚,喊道:“好了就赶紧起来,大小姐找你!”

    床上的人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装死你个废物还敢装死,小姐找你是给你脸,知不知道!”翠红低声咒骂,下意识扬起手就要往孔洛汐脸上抽!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开!咳咳!”

    只见床上原本昏睡的人猛地睁眼,出手快准狠掐住翠红的喉咙,虎口慢慢锁紧,直取人性命!

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