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一天的工上完了。

    有娣飞也似的往家里跑去。她准备做饭,今天做肉吃。

    拿出猪肉,切了一点,又拿出粉丝,这是纯正的

    红薯粉条,地里拔了青菜。今天她要做个猪肉炖粉条。

    这菜还是过年的时候吃的,也是她喜欢吃的菜。

    这何止是她最喜欢吃的,这可是这年代所有人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“姐,你跑的好快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回来做饭,回来做猪肉炖粉条。”

    “吃倒是积极,真是馋猫。”

    “切点肥的,先炼猪油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烧火。”

    “娃,你出去,这不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地锅,前世自己家也有,但是没有用几次,后来都是用的煤气灶。

    柴火多的是,点火烧着不就行了吗?这有何难。

    刘宸点燃一把松枝放在锅灶里,还没来得及放第二把松枝,好不容易才燃起来的火苗,灭了,冒出来浓浓的白烟,呛的刘宸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又放了一把柴火,点燃,趁着火没有熄灭,刘宸用嘴一吹,直吹的满眼金星。

    “小弟,能行吗?不行俺来吧。等的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肉切好已好久,就等着这火,可惜,刘宸技术太赖,到现在没引着。

    “姐,男人不能说不行,我肯定行。”

    刘宸再次拿来柴火,“呼呼”地吹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弟,你看看你,成花脸猫啦。”

    “娃啊,烧不着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。”

    刘宸再次“呼呼”地吹着。

    他真的没想到,这烧个火还真不是容易的事呢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娃啊,你放的太多柴火啦。这火要空心,人要实心。火心空了,才能进空气,才能烧的旺啊。”

    刘宸哪里想到这啊,他越是烧不着,越是往里放柴火,灶洞里堆的满满的柴火,怪不得烧不着呢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锅灶里的火终于被刘宸烧起来了。火苗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有娣把大肥肉放在锅里,只听见猪肉在锅里呲呲的响着,香气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刘宸看着火烧的很旺,又放了几个木头在里面,起身去拿粉条。

    粉条放在房梁的簸箩里面,这是怕老鼠吃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

    刘宸一个没注意,差点被绊倒了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一根木棍放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谁放根棍子在门口?害的我差点摔倒。”

    刘宸一脚把棍子踢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娃啊,这个不能踢的,这是‘拦门棍’,可踢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王牡丹说着把棍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大家都比较的迷、信,讲究的“七不出,八不归,”大家喜欢烧香求神问卜,初一、十五,家家户户都要在门口摆着,为的是拦住家里的钱财不外漏。这是一种习俗。

    昨天是十五,这棍是昨天放的,一忙忘了拿掉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习俗,那自己也只能入乡随俗啦。

    肉香随风飘,老远就闻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天杀的,谁家吃肉了,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年不节的,吃什么肉啊。”

    “阿妈,俺闻着好像是四叔家吃肉了。俺就说他家有钱吧,看还有肉吃。”

    “是肉香,唉,早知道俺就多弄一时了,他家肯定得给俺一块肉的。”

    刘大毛家和刘宸家离的很近,他的鼻子又灵,这很快就闻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的,俺就说让他赔钱赔少了。”

    王秀华闻着肉香,心里愤怒啊。这刘队长才让赔二毛钱,当时就应该多赔点钱,也好给大毛买肉吃。

    “俺去看看去。”刘大毛说着就要去刘宸家。

    “去什么去?才打架的不知道,还去。要不是你和你四叔儿子打架,俺也能把你四叔的草帽要来戴了。”

    刘卫强今天上工就看到四弟戴着新草帽,听见四弟和别人聊天,说是儿子的亲戚从城里寄来的。那可是好东西呢。要不是儿子和刘宸打架,这草帽肯定是他儿子的了。

    哪一次有好东西,只要他张嘴,那好东西不都是大毛的了。这侄子就是儿子啊。现在好了,刚打了架,他是没脸再去要了。

    王秀华似乎也后悔了,她今天也看到了王牡丹和刘有娣戴的新帽子,好看的紧。要是自己没有和她家吵架,那帽子至少有一顶,凭着自己的能力她能弄来。想想都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肉香飘满庄,好家伙,香味四溢,一群娃子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好多娃子不停的咽着口水,问着自家妈什么时候能吃肉。

    各家父母也在教导孩子,这刘宸好吃懒做,千万不能学他啊。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吃肉,这可是奢侈风,不可学的。

    小屁孩哪里懂这些,他们就知道有娣姐家有肉吃,自己也想吃肉。

    刘队长闻着肉香来到了刘宸家,上工的时候就听说社员说这小子吃牛肉了。这年代还能吃上牛肉,这日子是不想过了。有那钱买点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他是想着到刘解放家批评教育教育刘宸,这一个儿子也不能惯成这样。不年不节的吃什么肉啊。

    来到了刘宸家,只见桌子上面放了猪肉炖粉条,还有卤牛肉,还有黄瓜、西红柿。更有大白米饭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真不打算过日子啦。这菜,这饭,这可是比伟人吃的都好啊。

    “解放啊,日子可不能这么过啊,你可要收敛点。”

    “刘队长,来坐下,喝点,吃点。”

    刘宸看着刘队长来了,连忙笑着又添了副碗筷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这都是娃城里的亲戚寄来的。不是俺买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刘宸城里的亲戚寄来的,刘队长先是一愣,这啥亲戚?

    “啊,刘队长,这真是我城里的二大爷寄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大爷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二大爷是城里的一个干部,他女儿在百货大楼干销售员,二大娘是供销社的领导,他女婿是屠宰厂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刘宸闭着眼睛瞎说着。不这样说谎,这东西不好讲啊。慌总得圆啊。

    一听说这些,刘队长才恍然大悟,这小子命好啊。有这么牛掰的亲戚。

    这年头,百货大楼、供销社、屠宰厂,这可都是好地方啊,能在这上班的,那可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啊。

    了不得,了不得啊。这小子好命啊。刘队长也羡慕起来,自己怎么没有这好亲戚呢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吃吧。”刘宸招呼着刘队长吃着。

    大白米饭,猪肉炖粉条,还讲什么呢?尅就好了。这俗话说的好,尅饭不积极,脑子有问题,谁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呢。

    冒尖的米饭,刘队长一口气吃了三大碗。要不是看着锅里没有了,他还准备再尅一碗呢。

    水足饭饱以后,刘队长抽着烟袋锅子,望着刘宸说道:“下次自己在家吃,可不兴上工再带肉吃了,你看看给大家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明白,明白的。不敢了,真的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刘宸笑着点了点头。自己吃块肉还得被教育,这日子,难啊。

    刘队长前脚刚走,后脚三姐就带着孩子们来啦。

    “舅舅,俺真的有舅舅啦,真的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都问了几百遍了,这的有舅舅啦。”

    这是刘解放的三闺女刘念娣带着孩子们来了。

    “姥姥,姥爷,小姨,俺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跑在最前面的是刘念娣的大儿子吴学农,紧跟后面的是四岁的小女儿吴一一。还有就是姐夫吴大刚。

    “娃,这好像是你三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宸起身,出门迎接。

    “三姐,三姐夫,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有娣出去接过三姐手里带来的一只野兔子。

    “拿着,这是大刚昨晚上打的,给阿妈炖汤补补。”说着把野兔子给了有娣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重生后宝贝每天都在打脸 封先生的撒娇精又奶又甜 我钓的鱼能升级全文阅读 我要从电脑里出去!起点中文网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免费阅读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共暖文学网 这个影帝只想考证 我的玩家在末世刷刷刷最新章节 乱世书最新章节 进狱系男神:特长送人进去吃牢饭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