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娃啊,你说的什么鸡?公鸡还是母鸡?”

    刘队长望着迷糊的刘宸说着,这娃长得到是一表人才,可惜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招娣娘啊,你确定要他吗?好像是个傻子,不行还是让刘队长联系公社吧?”

    “队长?公社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些刘宸眼睛一亮,周身像被使了定身术,整个人定住一般。

    回顾历史,“人民公社”时间是1958年到1983年。越想越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请问大叔现在是哪一年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1979年6月5号,农历五月十一。”

    完啦,完啦,完犊子啦。

    自己只是出个车祸,只是掉到了河里,也不至于一下子回到1979年吧。这也太扯、淡了吧。

    这可是四十多年前啊,开什么国际玩笑?四十年前,那时候人民吃不饱饭,生在平民窝,土坯砌平房,蚊子虱子一窝窝啊。

    早知道要穿到79年,那自己一定记住股票代码,彩票号码什么的,日后也能成为首富或者大佬什么的。

    苍天啊,大地啊,怎么把自己带到了这个年代啊。这个年代缺吃少穿,薄衣烂衫的,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啊。

    还能回得去吗?自己可是父母的独生子,自己没啦,父母该怎么活?

    想再多也没用,既来之则安之吧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,就是这床太硬了,自己浑身难受,腰更是快断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”

    刘宸听到了自己肚子的抗议声,管它的,反正天是塌不下来的,饭还是要吃的。

    干饭人,干饭魂,干饭才是人上人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这睡了一天啦,昨天会见女友也没吃饭,现在是前胸贴后背,饿鬼缠身啦。

    “会说话,会说话,不是傻子,不是哑巴。刚才是在还魂,现在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没有什么科学的,大家认为水里是有水鬼的,被水鬼缠着了,是要被收走魂魄的,等魂魄回到本来上了,人也就清醒啦。

    刚才的刘宸就是在还魂,这是大家唯一能解释的啦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叫刘宸。文刀刘,宸是宝盖头,下面是日月星辰的辰。”刘宸望着大家说道。

    哪里人就算了,还是别说的好,自己是21世纪不知怎么穿过来的,这要是说了还了得。

    “姓刘好,姓刘好,我们一个生产队大部分人都姓刘。宸字好啊,人中龙凤,大富大贵,官运亨通的意思。这名字好啊。”刘队长拍着手说着。

    能够当一个生产队的队长,那学问和知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刘队长的解释,顿时感觉面前的刘宸好似不简单一般。

    “娃蛋,你是哪里的?要不要联系公社,把你送到哪里去,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要再想不开啦。”

    给自己送回去,送到哪里去啊?刘宸现在何尝不想回去呢,家里的父母还不知道以后就见不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了呢。这21世纪来的,谁能给自己送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家,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?”

    刘宸只能这样撒谎说着。

    “娃蛋,既然你找不到自己的家啦,你要是不嫌弃俺家破烂,你就在俺家吧。反正俺没有儿子,不管你是傻也好,呆也吧,俺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孩他爹,你同意吧?”

    “同意,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同意没用,要问问娃蛋愿不愿意。”刘队长望向了刘宸说着。

    不愿意也没法啊,又回不去啦,总不能一个人“游荡”吧,找个落脚地方才是王道。反正谁都不认识,在哪里都一样。再说了,这家人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,滴水之恩涌泉相报。认他们做父母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行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啦。以后这娃蛋就是你家的人啦。明天我就去公社把落户手续办啦。”刘队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救命之恩大于天,这不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嘛。

    “孩他爹,俺有儿子啦,俺有儿子啦!”

    王牡丹老泪纵横,多少年了,因为没有儿子被别人看不起,认为自己是绝户头,死了没人摔盆。这下好了,上天垂爱,赐给她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孩她娘,哭什么哭?有儿子可是高兴事,擦干泪。”

    刘解放嘴里说着不让老伴哭,自己的两行浑浊的老泪在皱纹的脸上滴下来,流进了下巴上那一撮胡子上。

    “俺有弟弟啦,俺也有弟弟啦!”

    刘有娣摸着自己焦黄干枯的辫子,一看这辫子就知道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的。忽闪着大眼睛,瘦弱蜡黄的脸上洋溢着微笑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的姐姐们因为出嫁没有弟弟背,被全村人笑话。现在自己有弟弟了,等到时候自己出嫁啦,那可是有弟弟背的呢。这是件多么骄傲和自豪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娣很想把这好消息告诉三个姐姐,他们有弟弟了,逢年过节再也不想看到妈妈的眼泪,爸爸的唉声叹气了。多少年了,每当过年的时候,给爷爷奶奶上坟的时候,从来没有她姐妹几个。在农村,给家里的长辈上坟那是男孩子的事情,女孩子根本没有资格去的。因为这个事情,其他的几个叔叔大伯没少嘲笑和讥讽他们家。

    现在男女平等,女儿也是传后人,但是当时,女孩就是赔钱货,是泼出去的水,是别人家的人。谁家没有男孩,那就等于绝户。绝户头是被所有人看不起的。

    每年过年的时候,别人家都是喜笑颜开的,而她家却是愁眉苦脸的。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弟弟出生时,一看到是带把的,全家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意,刘有娣更是开心的大叫着,到处炫耀自己的弟弟。可好景不长,不久,自己的弟弟就夭折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每每想到这,全家人还是感到惋惜和难过。

    “刘队长,我就在这个家里啦。麻烦你给我办理吧。”

    哎,既来之则安之,哪里水土不养人,哪里不能活着,只是可怜了前世的父母啊,要是父母知道自己没啦,那不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吗?想到自己,刘宸的眼泪差点流了下来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长生仙缘:仙子请留步最新章节 魔女小姐请自重免费阅读 LOL:这个中单好罕见无弹窗 精灵:开局谋划闪光巨金怪百度百科 久伴阁 望海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屋 风雨阅读 静心小说 全家瞒着我修仙百度网盘 重生,然后成为大科学家免费阅读 娇缚笔 仙路独行免费阅读 我用三纲五常逼疯古人免费阅读